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【章三十八】昌尧
????【西沉记章三十八昌尧】

????“无妨。他们在找一个人的下落,那个人,就是夏樆。”

????我一听这话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只问道,“夏炽……不就是夏炽姐你吗?”

????“并不是我。”夏炽道,“西沉你该是忘了吧,在我之前四狐之中的夏樆,自昌尧狐死后便一直消失不见。师父已经查明了当日望舒祭典偷盗羽织之事是她所为,因此在同春凝四处寻找她的下落,然而夏樆狐行踪诡秘,近日才得了些线索。”

????“可是,传闻不是都说夏樆狐已经死了吗?”棋莞道,“我还问过春凝奶奶这件事,她也告诉我夏樆狐已经死了呀。”

????“她并没有死。”夏炽又喝口茶,茶碗已经见底,棋莞又给她续了一杯,“春凝那般与你说,是不想告诉你实情。事实上起初我也认为夏樆狐已死,我虽然跟随在师父身边多年却也不知实情,只是偶然间才得知了事情的真相。”

????“是什么是什么?”我好奇心重,憋不住地问,“可以告诉我们吗?”

????夏炽思索了一会,然后道,“也罢,我正巧还要请你们帮个忙,虽说都是陈年旧事,但谁都没有想到夏樆会卷土重来。虽然这事机密,但我还是说与你们听便是。”

????我最喜欢听的就是秘密了,更何况是事关狐族机密,于是我打定了十二分的精神猛点头,夏炽又思索一下,然后道,“你们可都知道昌尧狐?便是那狐族之中唯一一个修成了七尾,八尾即成却突然离世的那位?”

????“知道,”我回答,“昌尧狐怎样?”

????“算起来他也是我师祖了,”夏炽缓缓道,“师父便是他的门生。当年昌尧狐从狐族之中选了四位最有天资的收入门下,便是春凝、夏樆、秋坪和师父冬银狐,这四位之中,春凝天分最好,秋坪最能吃苦但却多情,师父和夏樆天资虽不如春凝,却各有特长。听师父说,当年四狐之中,他卦法机算精绝,而夏樆则深通蛊术奇门。春凝虽天资聪颖但碍于体弱,起初虽是春风得意,但之后难免后劲不足,便渐渐地不如他与夏樆,因此四狐之中,只有夏樆和师父修成了六尾。”

????“夏樆修成了六尾?”我十分惊诧,我们从来都以为狐族之中除了昌尧,只有冬银修成了六尾,棋莞也目瞪口呆,“我可从来没听说!”

????“这是自然,师父和春凝他们从未说起过。”夏炽继续道,“之后一年六月初四,那时正值人界当朝天子恒帝四十岁生辰,恒帝在都城麟安新建成的碧藻宫大摆寿宴,于宫内建起一座十米高台,以四根汉白玉柱为底,翡翠玉石为台面,歌舞喧闹了整整三日。听师父说,那三日真是热闹极了,全麟安城的百姓都围在皇城外边看,就连天上的神仙也都化为凡人来凑热闹。”

????“然后呢,然后呢?”我迫不及待地问。

????“然后?”夏炽思考了一下,道,“第三日的时候,昌尧狐带着师父和其他三狐一起去混在百官群里看热闹。那日压轴出场的是恒帝最小的女儿七公主月姬,月姬手捧琵琶在玉台上弹唱了一首《凤求凰》祝寿,听师父说,真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。月姬又生得花容月貌,风姿绰约,竟如天仙一般,虽然以面纱遮面,但还是看得台下看客如痴如醉。”

????我忽然想起,那日在落霞楼,申公豹和云中子他们也曾提起过这一回事,那时我还不知月姬是何人,今日听夏炽一讲才明白,便道,“之后呢?”

????“你们大约不知,虽然我也没有见过昌尧狐,但听师父讲,当年昌尧是狐族中最洒脱不羁的一个,也正是因为他这样的非凡气度,又天资极高,因此修行之路格外顺利。”夏炽道,“师父告诉我,平日里,昌尧狐最不屑的就是风月之情,狐族之中更是没有一个女子能入他的眼。可那日昌尧狐在台下见了月姬的风貌,竟一反常日,对月姬一见倾心,不能自已。然月姬身份尊贵,又极受到恒帝宠爱,居于深宫之内从不见外人,昌尧狐为与月姬见面费了不少功夫。”

????我可从来没有听过这段渊源,往日里春凝奶奶和秋坪爹都很少提起昌尧狐,就算是提起了,也都只是说他功力了得之类的话,从未提起过他与月姬的这段往事。我接着问,“那之后昌尧狐见到了吗?”

????“听师父说,虽然人狐殊途,那月姬虽然是凡人,但昌尧狐痴心不改,为了得到月姬并不把什么三界规矩放在眼里,也完全不理会其他人怎么看。”夏炽缓缓道,“昌尧狐潜入深宫,夜夜以笛声传情,听说那时候昌尧狐最爱吹那首《合欢曲》,连在月姬宫外吹了三个月才得以见了月姬一面。不过昌尧狐亦是庭风玉树之姿,又极通诗文骈章,月姬虽然知道他并非凡人,但还是芳心暗许,两情相悦。听师父说,那段日子他们几个都没有见过昌尧狐的面,昌尧狐为了月姬连涂山都不回了,日日只呆在麟安城和月姬的晏岁宫里。只因昌尧狐从来都是我行我素不听旁人闲话的,就连师父他们这些最亲近的也不能过问他的私事,因此也没人敢多嘴。”

????“原来昌尧狐还是一个多情的人。”我一边听夏炽讲,一边感叹道,又对坐在一旁的东升道,“东升你说是不是?”

????“啊?”东升偏偏没认真听反而在走神,被我一喊反应过来,道,“是。”

????“仔细听夏炽姐讲啊,”我看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不由得有点不满,“你不想知道昌尧狐和月姬的故事吗?”

????东升只是笑了笑,也不回答我,这边夏炽接着道,“后来,恒帝发现月姬日日神思飘渺,却并也不能得知真相,只以为是公主得了臆病,中了邪祟,于是请了国师来作法除魔。只是那国师哪里能奈何得了昌尧狐,只是小鬼难缠,缠斗三日之后昌尧狐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掳了月姬就回了涂山,公主与不明妖孽私奔一事闹得满麟安城沸沸扬扬,恒帝忧思不堪,派人四处寻找,可完全无果。后请了一位得道高僧前来算法,那高僧说公主是被一位地界之仙带走了,是回不来得了,这话一出,恒帝更是日夜思念七公主,竟如丧女一般哀痛。之后边境又有战乱,恒帝国事家事皆不顺,逐渐心力交瘁,三年之后便薨逝了。”

????“昌尧狐喜欢月姬没错,但就这样带了月姬走,怪不得恒帝会难过。”我心里有些可怜那位恒帝,但又想到昌尧狐和月姬终成眷属,又很是高兴,“不过他们也算是有情人修得正果。夏炽姐,接下来呢?昌尧狐跟月姬,与夏樆又有什么关系?”

????“昌尧狐带了月姬回涂山之后,在山顶建了一座孰华殿让她居住。狐族久居涂山,千百年来都没有凡人来,昌尧狐身为狐族首领为了一个凡人女子破戒,狐族之中也是议论纷纷。”夏炽道,“狐族中各个都想看看月姬是何方人氏,然而昌尧狐严禁任何狐狸靠近孰华殿。之后月姬有了身孕,可那时正巧又是昌尧狐修八尾的关键时候,昌尧狐决定闭关三年,为此他安排了四狐之中最妥当的冬银狐,也就是师父,负责卫护月姬的安全,又安排了春凝照顾月姬起居。”

????“原来是这样,那和夏樆有什么关系?”我又问。

????夏炽喝口茶,道,“这就又要说到师父和夏樆之间的因缘了。师父从小便与夏樆一同长大,又算是同门师兄妹,而四狐之中,夏樆又是最古灵精怪的一个,师父则自小话不多,便很被夏樆吸引。两人又同修术法奇门,同春凝、秋坪所选的修行之路均是不同,因此走得格外近些。日久生情,师父同夏樆便成了情人,两人在一同修成六尾之后在人界结为夫妇,可昌尧狐安排师父回涂山的时候,夏樆也已经怀孕九个月,师父不敢违抗昌尧狐的命令,却又放心不下夏樆,但夏樆却很是通情达理,只道无妨,于是师父便回了涂山,夏樆留在了人界。临行之前师父与夏樆约定,待她生产之时便会回到人界陪护,之后两人便分别了。”

????夏炽停顿了一会,然后道,“但是师父回到涂山之后日夜卫护月姬,逐渐被月姬的美貌和谈吐吸引,对月姬动了情,只是师父知道其中利害,不敢造次,只是暗自倾慕月姬而已。一个月之后,夏樆临盆,师父竟忘了时刻,没有按时赴约前去陪伴,夏樆难产,竟无一人在侧,等师父反应过来赶去的时候已经是次日了,夏樆生产了一夜险些丧命,而那孩子生下来就十分虚弱,夏樆也奄奄一息。然而师父对月姬动情的事夏樆当时并不知道,之后师父将夏樆和孩子都带回了涂山找春凝帮忙医治。”

????听到这里,我和棋莞都万分惊讶,只因冬银狐在我们的印象之中都是极为清冷,毫无烟火气息的模样,竟一时无法将他与夏炽此时所说的那个冬银联系起来,夏炽看出我们的惊讶,只继续道,“后来一个雨夜夏樆和师父的孩子发了高烧,夏樆和春凝一直在旁陪护,话语之中春凝不慎走漏了口风,被夏樆察觉出了师父对月姬动情的事,竟连夜带着孩子去山顶孰华殿同师父理论,可那夜大雨,夏樆又刚刚出月,再加上悲愤交加,还未走到山顶,竟在半山腰一处暗沟失足跌落山谷,夏樆虽极力保护那孩子,但孩子却受了惊吓,等春凝找到他俩的时候那孩子已经几乎没有什么气息了,春凝虽有妙手回春之术也无法挽回,那孩子次日便死了。”

????夏炽叹了口气,然后继续道,“在那之后,夏樆整整半月未出房门一步,只守着孩子的尸首,整个人失了心神一般,春凝告诉了师父此事,师父自责不已,但大错已成。但夏樆之后却主动表示原谅,并且神情一如往日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,甚至还和春凝一起去孰华殿见过月姬,言谈之中也十分恭敬谦卑,全然没有任何不当之举。月姬足月生产,夏樆也和春凝一并在旁照顾,尽心尽力,甚至对师父都没有任何苛责,师父虽觉得奇怪,但因夏樆并无其他举动,又是师父有错在先,所以也没有再多提。只是待月姬的孩子满了一岁之后,一日也是夏季暴雨,夏樆未与师父和春凝说过便独自去了孰华殿,直与月姬说昌尧狐修行走火入魔,刚刚在山顶昼晦崖上跌落了下去,月姬听后将信将疑,抱着孩子与夏樆冒雨去了昼晦崖,却当真看到了昌尧狐坠落在山谷之下的尸体,月姬自然是如五雷轰顶,几乎晕倒当场。但那尸体其实只不过是夏樆的幻术而已,夏樆趁月姬不备将其推落山崖,月姬凡人肉躯当即毙命,只是怀里的孩子还有些许气息,夏樆跟到山下见孩子还活着,拔出佩剑又一剑刺穿心脏杀了那孩子。此时春凝去孰华殿送汤药见月姬和孩子都不见,知道出事去寻,但夏樆已经逃离,又去了昌尧狐闭关之所,告知了昌尧狐月姬的死讯,只说月姬是自己在昼晦崖上玩闹失足落崖,昌尧狐本八尾即成,忽听这等噩耗心神俱乱被功力反噬,却依旧坚持随夏樆去昼晦崖,只是半路上夏樆又突然翻脸对昌尧狐下手将恩师杀死,又取走了昌尧狐的佩剑。夏樆本想就此逃离涂山,但春凝已经告知了师父出了大事,最后还是被师父拦住去路,夏樆与师父在山顶战三百回合不能分胜负,后秋坪赶到,夏樆便还是落了下风被擒住。”

????“昌尧狐竟然是这样死的?”我听了这真相吃惊不已,“所以传说中什么修炼走火入魔落水而死什么的都是假的?”

????“昌尧狐到底是对月姬用情太深,所以才会悲恸过度,又刚巧是在修炼的最后关头,反被自己的功力反噬,否则夏樆根本不可能得手,”夏炽静静地道,“但夏樆到底也还是抓住了昌尧狐的弱点。之后夏樆被擒,她身负三条人命又杀了恩师,是狐族罪人,已经是身死都不能谢罪,处决本应由秋坪经手,然而师父却认为责任全部在他,主动提出要由他来行刑。之后师父在昼晦崖上以穿心之刑亲手处死夏樆,然而师父到底还是愧疚,穿心之刑未尽全力,只打碎了夏樆肉身却未损其元神,夏樆以离魂术遁逃而走。之后师父自罚禁水米三百年,又在昌尧狐牌位前受火烧雷劈之刑赎罪,但夏樆逃走这件事师父一直隐瞒,春凝他们虽有怀疑,但直到夏樆再次出现之后才确认了夏樆未死。”

????夏炽说完这些,我惊得半句话也说不出,半晌院中静得没有一点声音。夏炽只是继续喝了口茶,然后道,“我可以理解你们的心情,我无意中得知真相时也十分惊讶,这件事是绝密,狐族之中几乎没人知道。望舒之事后,师父和春凝便离开涂山寻找夏樆的下落,但至今都还没有什么线索。夏樆精通奇门之术,又极擅长隐藏踪迹,要找她实在太难。羽织被盗一事又被狐仙知晓,师父更是不敢怠慢,只是这三界何其大,夏樆在那之后也没有再露面,一直没有什么进展啊。”

????“夏炽姐,刚才你不是说了有一些线索了吗?还要与秋坪爹商议。”我问道,“是什么线索?”

????夏炽又叹口气,“说是线索,其实也只是师父经术算之法的推演而已。师父算得夏樆可能与明都有些联系,可是具体是什么联系,夏樆在不在明都这些都无从考证,明都也那样大,根本大海捞针,所以才想找秋坪来商讨,可惜我来得不巧。”

????“族里出了这样的事,狐仙姐姐都知道了,秋坪爹还四处玩,真是没救,”我忿忿地抱怨起秋坪爹来了,“夏炽姐,那你们怎么不赶紧去明都看看,说不定会有线索啊。”

????“你别急,听我说,”夏炽道,“依据师父的推演,明都只是其中的一个可能的地点而已,还有另外的好几个地方需要去查,前几日我还跟着师父去了趟昆仑。今日遇到你们,我也正好就请你们帮个忙。”

????“什么?”我赶紧问。

????“我想请你们出发前往明都,一路巡查暗访,看看能不能寻到一些线索。”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