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七五章 再度谈心
????本来应该是欢快开心的游玩,因为罗方的介入,一下,整个气氛变得尴尬了,人们顿时感觉有事情要发生了;幸好,小寒和太平公主本是处理此道的高手,举起酒杯,才将不快化为乌有,气氛又再度轻松了。

????摩昂太子最开心,见到已眉开眼笑的清芳郡主,他顿时有种顿入爱河的感觉,整个人荣光焕发,神采奕奕,一刻也不停顿地侍候清芳郡主了,那张脸像捡了宝贝似的,任谁都可以看见他的心思了!

????终于完成了这件事情,但小寒的心情却有点凝重了,这代州将何去何从,看来,已不是他说了能算的了;至少,他那个王叔的心思已活了,显然已有想法了,又该处理这件事情呢?

????只是,目前最大的问题:这清芳郡主是谁的棋子呢?他们的呢?还是那个老王叔的?

????小寒终于回归自我,不再烦心了,拉着太平公主不停进酒,将气氛搞得再次浓烈,人们才重回享受人生的快感之中。

????回到他们在代州的家,小寒和太平公主对望一下,才决定和清芳郡主再度谈心,免得双方再有误会,那,说不定连兄妹之情都没有了,如果搞到玄门武之地步,那更令人寒心!

????没想到清芳郡主先找他们了,显然,她心里也不痛快,却又不得不向他们做出交待。

????“咱们还是去城楼谈如何?太平,叫莲儿准备些吃喝的,咱们一起去;她们练剑,咱们谈心,哈哈,越爽快越好,咱们现在什么都不想,以玩儿为中心;清芳丫头,大家都轻松点,这事情已过去很多年了,咱们看得越淡越好!”听了清芳郡主的要求,小寒笑了。

????太平公主更爽快:“咱们的鱼肉也给了守城将士的,这会儿,正好充分利用城楼的优势嘛;清芳,无论是什么情形,咱们都要打开天窗说亮话,咱们兄妹之间最好不要有什么隔阂才好啊,否则,这雪球就越滚越大了!”

????“是!”清芳郡主赶紧应声,怕迟疑了,太平公主不高兴。

????太平公主还想说几句时,小寒已拦住她了,笑道:“太平,咱们上了城楼在谈,在那儿最爽快,天高云淡,寒外风光尽在眼底,大家心胸都会开阔得多,岂不妙哉?”

????“哥哥说话越来越文刍刍的了,妹妹好喜欢,嘿嘿,哥哥真是厉害了,才和雪儿、梅儿读了一段时间的书,学问又长进不少了!”太平公主喜滋滋地说,随即在他的唇上亲吻了几下才罢手,显然心中的快乐无法言表。

????一直以来,她小觉得小寒什么都好,就是以前他的学问不怎么好,现在可好了,竟然这方面也赶上来了,岂不妙哉?如此,将来他们在朝廷上应对那些大臣,岂非快哉?

????梅儿、月儿、莲儿已带好了酒菜,他们就去代州城楼玩了;士兵一见,主动主行,同时,已知他们的习惯,楼上的士兵又都主动撤了。

????见此情景,太平公主得意地说:“嘿嘿,咱们的士兵就是好,才说过一回,就知道规矩了,好,罗方将军的兵带得好,哈哈!好了,清芳,咱们坐下说话,师父、梅儿姐姐,你们两个带她们练剑!”

????“是!”林雪梅赶紧应了,立刻和黎山老母带着黛丝公主、莲儿练剑去了。

????“月儿,过来躺在我怀里,本王子要享受你了;太平,你也在我身边吧,咱们气氛弄得轻松点,别整得像审犯人似的,清芳是咱们的好妹妹,咱们无拘无束地谈!”小寒赶紧说话,怕太平公主气势太盛了。

????太平公主温柔地笑了:“是,谨遵王子殿下旨意,那么,由清芳妹妹自己谈如何?”

????清芳郡主尴尬一笑,想了一会儿,才说:“我这次来代州,虽说是应公主姐姐之邀,其实,也是我父王的主意;原因嘛,公主殿下心知肚明,他嘛,无非是让我来瞧瞧有没有机会,比如,如果朝廷发生了意外,咱们是不是可以借突厥军队来完成我父王的梦想;他的梦想嘛,公主殿下应该知道的,寒哥哥大约也心知肚明了吧?”

????“这恐怕真的只是幻想了!清芳郡主,这事儿说来容易做起来难啊,我初到长安时曾想刺皇杀驾的,可一见太平我就没辙了,我爱太平丫头嘛,大家都知道了的;哈哈,至于王叔的想法,嘿嘿,不切实际,别说一个罗方,就是一百个罗方,也根本不顶事儿!咱们那个皇后娘娘厉害得很嘛,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!”小寒开始劝她了。

????清芳郡主笑了:“我对这事儿也不积极,这只是我父王想而已;我呢,主要是来见见王兄,还有公主姐姐!至于以后的事儿,只怕真不在我的掌握、控制之中了,就看罗方自己怎么想了!寒哥哥放心,清芳哪怕丢了自己的性命,也绝对不会伤害寒哥哥和太平姐姐的!”她斩钉截铁地说,显然,这事儿已在她的脑子打转很多次了。

????“这就好,王叔的确有点异想天开了!我母亲什么人,我哥哥又是什么人,估计王叔一无所知吧!嘿嘿,再加上咱们还有武林盟的人,王叔只怕又要惨淡收场了;至于罗方嘛,只要他不乱来,咱们放他一马,如果他胆敢造次,等待他的,也将是满门抄斩了!唉,这就是最可怕的现实!”太平公主叹息说。

????清芳郡主一听,思索了片刻,才说:“如此说来,寒哥哥铁定要帮武媚娘了?其中没有转寰的余地了吗?”她已直呼其名了,而且,言语之间毫无尊重之意。

????“妹妹,这事儿比你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,总之,我希望妹妹还是现实一点吧,王叔太荒唐了,靠这么点力量就想和咱们较量,太不自量力了吧?咱们不想大开杀戒,可王叔要是真敢乱来,只怕又将是另一番杀戮!我嘛,肯定是和皇后娘娘同一阵线了,因为我爱太平妹妹嘛,所以,皇后娘娘也是我的娘啊!哈哈,妹妹,咱们可不可以轻松点,咱们就当这是个游戏,妹妹可以掌握突厥的力量,但千万不要乱来,免得将突厥卷进来,双方又是一场战争,那就大大不妙了,如何?”小寒笑了。

????清芳郡主叹息了,好一会儿,才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????太平公主看了她一眼,才说:“妹妹,这事儿真的很复杂,总之,这江山嘛,最终还是咱们李家的,我们和母后有协议的,所以,妹妹最好是帮我们,而不是跟着王叔瞎胡闹,那太不现实了!你知道吗?我和梅儿姐姐、哥哥,我们三个就可以击败塞外的突厥联军;即便罗方加入战场,也只能是自取其辱而已,因为我们还有一些后着的!”

????“唉!知道了,我一见小寒王兄也没什么皇图霸业了!寒哥哥,太平姐姐,你们放心,我绝对不与你们为敌,我会是你们最好的后援团队的!你们的事情你们即使不说,我也隐约猜到了,咱们胸中有数就够了!我只希望哥哥、姐姐相信我,继续带我玩儿,好不好?”清芳郡主坚决地说。

????太平公主乐了,笑了“好嘛,这是最简单的事情,咱们寒哥哥大方得很,嘿嘿,放心,丫头,只要王叔不乱动,咱们肯定也会保他周全;如果他硬要乱来,那情势就由不得我们控制了,那将是我们谁也不愿意看到的结果!”

????“是,有机会我会劝我父王的;当然,罗将军我也会打招呼的,只是他听不听,我真的管不了,妹妹的影响力有限,他是我父王的人,唉!”清芳郡主叹息说。

????小寒不觉叹了口气,好一会儿,才说:“妹妹放心,罗将军那里,咱们都会劝他的;至于王叔嘛,过段时间,我和太平要东巡,嘿嘿,咱们再陪王叔聊聊,我相信凭太平和我,一定会说服他的,让他打消不切实际的念头!”

????清芳郡主一听,不再言语了,显然,对此事她并没有信心;她知道,她的父王一生最大的梦想就是登上皇位,坐拥天下,尽管已失败好几次了,却是始终百折不挠,这一点,她再清楚不过了。

????好一会儿,她才说:“王兄,只怕这并不容易啊,算了,哥哥、姐姐可以只管去试;如果成了,那最好,咱们大家都少了很多事情了;哈哈,好了,不说了,我已经交待清楚了,公主姐姐满意了吗?清芳想去练剑了,姐姐陪我玩玩?”

????“好嘛,哈哈,清芳,记住了,跟着哥哥走才最好;哥哥不仅是剑神,也是咱们大唐的保护神,你、我都不行,我们都差得远,至于咱们的那个王叔嘛,只怕差得更远了,哈哈!”太平公主得意地说。

????显然,她早就瞧出来他的意图了,这会儿,借着清芳郡主的事情,乘机说了出来,也点明了小寒的意思;小寒听了,那双眼睛又亮了,甜蜜一笑,回应他的,自是太平公主妩媚、知心的浅浅一笑:一切,尽在不言中。

????“啊!”闻言,清芳郡主又是一声惊呼;自从再次和太平公主相遇,她突然觉得这个姐姐太厉害了,简直已到了深不可测,她越来越觉得自己与太平公主的距离越来越大了,甚至,有了陌生的感觉,她已不再是以前的太平公主了!

????小寒听了,也不觉皱眉了,笑了:“妹妹,你又说胡话了吧?你才是大唐的保护神嘛,我嘛,只保护你一个,因为你是我最喜欢的甜点嘛,哈哈!”

????太平公主听了,心中一甜,亲了他一下,才说:“哥哥疼我,我知道,你是想把所有的功劳都堆在我的身上,自己嘛,扛那些所谓的责任;哈哈,妹妹承哥哥的情了,嘿嘿,我在明处,你在暗处,咱们互相配合,天衣无缝,我们两个联手嘛,天下间谁敢挡啊?”说完,她自个儿得意地笑了。

????“好了,妹妹,和清芳练武吧,清芳妹妹很不错的,咱们要好好栽培她,她是咱们的好妹妹!”说完,小寒又亲了她的唇一下,才放手了。

????太平公主甜甜一笑:“是,奴婢谨遵哥哥旨意,嘿嘿,清芳,咱们来吧!谈了心练剑,更爽快!”

????清芳郡主闻言,相视一笑,乐了:“谢谢哥哥、姐姐,那,太平姐姐,咱们开始吧!”

????说完,两大美人也练了起来,一时间,剑影如霜雪般,在城楼上飘了起来;下面,是众军士几乎朝圣般的目光!
为您推荐